精彩推荐

赤城杂谈| 赤城租房| 赤城二手| 赤城招聘| 赤城旅游| 赤城拍客| 赤城交友| 赤城美食

查看: 1724|回复: 1

[娱乐八卦] 陶渊明做过刘裕的参军吗?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3-11-19 15:44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赤网

    3

    帖子

    0

    听众

    0

    广播

    赤城居民

    Rank: 1

    在线时间
    0 小时
    注册时间
    2013-11-19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3-11-19
    发表于 2013-11-19 15:52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陶渊明曾经做过镇军将军的参军,有他自己的诗歌《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》为证,只是这个镇军将军是谁,古人今人就辩难百出了。唐人李善,宋人叶梦得、马端临和今天大多数学者,持“刘裕说”,他们认为刘裕在晋安帝元兴三年(404)受封镇军将军,陶渊明就是此时出仕刘裕的。除了以上的主流看法,后人还有刘牢之、王恭和王蕴等不同说法。从已有的研究看来,王蕴是不太可能的,他受封镇军将军的时间太早,那时陶渊明还是十几岁的少年。刘牢之和王恭似乎也不太可能,因为他俩分别做的是镇北将军和镇卫军,是不好简称镇军的。新说都不能成立,所以大家自然倾向于刘裕。
    但是陶渊明真的在四十岁时出任刘裕的参军了么?先审视《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》本身,立刻让人起了怀疑。诗歌虽然表达了归隐之意,但是语义安闲,特别是其中还有“时来苟冥会,宛辔憩通衢”这样的诗句,应该是写于相对安定的平世,而绝非乱离人的诗作。刘裕当上镇军将军的元兴三年时局如何呢?这时却是最动荡的一个时期。元兴元年,荆州的军阀桓玄造反,打进了都城建康。二年(403)冬,桓玄篡位,干脆自己做了皇帝,并把晋安帝迁到寻阳(今九江)。到了元兴三年二月,刘裕和他的北府军同伴起兵反抗桓玄。之后双方战伐不息,直到安帝义熙元年(405),刘裕的军队才总算把桓玄的余部彻底消灭。那么,陶渊明是以朝廷倾覆为“时来”呢,还是以兵戈满地为“时来”呢?是以世乱多阻为“通衢”呢,还是投身军阀为“通衢”?真要这样,陶渊明岂不成了一个热衷投机、乱世取富贵的小人了么?可见刘裕之说,经不起诗作本身的检验。
    除此以外,再比勘陶渊明的诗文,联系史籍的记述,会发现“刘裕说”是很不能安稳的。笔者因此一共找了7处有疑问的地方以相质证,要大胆推翻成说。其中有两三处前人曾经提出,这里为了论证的有力与充分,就不避重复,一并举出。
    不妨先来看看陶诗、陶文中的问题。

    陶诗《癸卯岁十二月中作与从弟敬远》云:“寝迹衡门下,邈与世相绝。……历览千载书,时时见遗烈。高操非所攀,谬得固穷节。平津苟不由,栖迟讵为拙?”癸卯即元兴二年(403),陶渊明三十九岁。十二月中陶渊明还杜门在家,信誓旦旦“谬得固穷节”,转年就高唱“时来苟冥会,宛辔憩通衢”,永利美食城yol.txtnvbao.com/在战乱中出仕了,誓言直如儿戏,试问,这是陶渊明吗?
    到了安帝义熙元年乙巳(405),陶渊明出任江州刺史建威将军刘敬宣的参军,奉命使京,途中有诗《乙巳岁三月为建威参军使都经钱溪》云“我不践斯境,岁月好已积”。如果他在去年应征辟东下任刘裕参军,那么钱溪应该是往来必经之地,所谓“岁月好已积”岂非空话?这一点,李长之(署名张芝)在《陶渊明传论》(棠棣出版社1953年版)中已经特别指出。
    这年八月,陶渊明改官彭泽令,十一月辞官归田,之后写下了千古名篇《归去来兮辞》,《辞序》里说自己愿意做彭泽令的原因是“于时风波未静,心惮远役”,这是不能忽略的。所谓风波未静,当然指刘裕与桓玄军队之间持续的战斗。元兴三年二月,刘裕、刘毅等起兵于京口;三月,攻克建康,桓玄西奔;四月,刘、桓两军在陶渊明家乡寻阳附近激战,桓军败北;五月,桓玄将刘统、冯稚等重又攻陷寻阳城,旋为刘毅等歼灭;九、十月间,复有桓玄余党作乱,为江州刺史刘敬宣所平定。至此之后,双方战斗主要发生在寻阳以西、以南,至义熙元年,桓玄余党才被基本肃清。渊明受聘为驻节寻阳的江州刺史刘敬宣的参军,不离寻阳,正合其“心惮远役”之说,想来奉使京师,实属无奈。那么前一年,即元兴三年,战事犹酣之际,渊明何以即不惮风波与远役,匆匆东应刘裕之征?这不是与《辞序》自相矛盾么?
    有学者认为陶渊明激于大义,仇桓而亲刘,所以应征,那么《序》里不提,已然奇怪;就算他真的为了报国而从军,那转眼又回家转任刘敬宣建威参军,不是更奇怪吗?初起义兵的刘裕并没有恶德,朱自清曾说,这时距刘裕篡晋还有16年之久,陶渊明不大可能一见刘氏便悬知未来的篡逆而辞职。总而言之,这是很难解释的。
    再有,陶渊明隐居之后,曾在《饮酒》其十中回忆自己早年的一次远宦经历:“在昔曾远游,直至东海隅。道路迥且长,风波阻中途。此行谁使然,似为饥所驱。倾身营一饱,少许便有余。恐此非名计,息驾归闲居。”陶渊明一生行迹可查的,离家东仕唯一的一次就是作镇军参军。所以主张刘裕说的学者们,毫无例外都认为这次东游就是到刘裕的幕府去,诗中的“东海隅”指幕府所在的京口(今镇江)。可是其中的龃龉处,大家就不免轻轻放过了。其一,“海隅”即海角,可引申指荒远四方之地。京口在当时是长江入海口,同时是军事重镇,它可以在“海角”义上被称为海隅,但绝不荒僻。更重要的是,陶渊明如果出仕刘裕,从时间上看,那时的刘裕在建康,不在京口,而建康是绝不可能被称为“海隅”的(后面有详述)。第二,诗云“倾身营一饱,少许便有余。恐此非名计,息驾归闲居”,意思是说这次做官是为了赚点养家费,钱差不多就回家“闲居”了。可是“刘裕说”的学者们没法否认,从刘裕处辞归后,陶渊明又作了建威参军、彭泽令,如此再三为冯妇,不等于诗人在公然撒谎吗?
    除非我们认定前面所举的诗文都在撒谎,否则出仕刘裕的说法很难成立。

    除了以上例举的诗文的不可解之处以外,从史事上推论,“刘裕说”也大成问题。
    首先就是《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》“经曲阿”的问题。考《宋书·武帝本纪》,刘裕从元兴三年三月到次年的义熙元年二月,都在建康石头城。这期间陶渊明要去任官,当然是到建康。而曲阿即今天镇江的丹阳,地在京口之南、建康东南,是建康、京口两地往吴郡、会稽运河的中途。从地理上看,寻阳到建康,无论如何不会经过曲阿。
    朱自清力主刘裕之说,因此解释说刘裕人虽然在石头城,环球娱乐wws.txtnvbao.com/但他屡次上书请求“归藩”,最后回到京口,可见他开藩设府在京口,陶渊明就是去京口的将军府任职的,那么经过曲阿也就不奇怪了(见《朱自清全集》第八卷《陶渊明年谱中之问题》)。朱先生的说法巧妙,但与史不合,也经不起推敲。他忘了当时刘裕军衔是镇军将军,同时他的官职却是徐州刺史,史书所谓“归藩”,当然是回归藩镇,那是指徐州刺史而言的。徐州刺史治所在京口,其刺史的幕府当然也应该在京口。但是陶渊明出任的是镇军参军,将军的幕府却应该跟随将军本人。否则刺史府、将军府都在京口,刘裕孤身在建康,他同谁参谋?让谁做事呢?从《宋书》列传可以看到,刘裕在建康征辟了王弘、谢绚、谢景仁、谢瞻、庾悦等等高门子弟作镇军参军,这不是可以证明镇军将军幕府在建康吗?那么,始作刘裕镇军参军的陶渊明出现在曲阿,是不是太不可思议了?


    鸿运国际http://23.90.134.13/
    万豪娱乐城会所http://23.90.134.14/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92

    帖子

    1

    听众

    0

    广播

    村长

    Rank: 2

    在线时间
    60 小时
    注册时间
    2011-1-6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6-9-7
    QQ
    QQ
    发表于 2013-11-19 15:52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这么强,支持楼主,佩服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马上注册 用百度帐号登录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微信扫一扫,了解赤城大事小情

   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